新工科建设:不同类型高校何处入手走向一流
发布日期:2018-10-12

“加入《华盛顿协议》,挺进国际工程教育领域‘富人俱乐部’。”中国高等工程教育迈向从跟随模仿到与国际比肩而行的新里程。

高等教育是我国改革发展的最大红利,瞄准《中国制造2025》前瞻性战略布局,高等工程教育如何成为国家创新驱动发展的“强大引擎”?不同层次不同领域高校如何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共同打造新工科建设统一体?

日前,在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中国工程院教育委员会指导,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主办的主题为“新工科建设与中国高等工程教育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的第二届中国高等工程教育峰会上,各类型高校代表各抒己见,智慧与思想频频碰撞。

本期聚焦建成高质量工程人才高地、探索形成国际工程教育领跑的“中国模式”中,具备可借鉴意义的3所不同类型高校,分别是:综合性高校复旦大学,工科优势高校天津大学,地方高校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以新理念、新态势、新成效,看新工科建设何以全面升级,走向一流。

复旦大学 培养面向未来的科学工程师

投入约5.8亿英镑用于采集50万人全基因组和10000个人脑影像数据;各采集1000例以上精神分裂症、抑郁症及2000例以上自闭症脑部数据……

无华丽辞藻修饰的数据,也足以令人震撼。

不久前,全球最大的脑科学数据库落户复旦大学,为该校依托文理优势进行新工科研究与实践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往往文理基础强的综合性高校,更易产生跨界突破性工程应用萌芽。”该校教务处处长徐雷认为,“未来‘无中生有’能力一定属于能跨界、敢跨界和愿跨界之人。”

通常,科学家侧重理论研究,工程师侧重利用理论设计发明产品,二者契合度决定研究水平。培养集二者所长于一身的“科学工程师”,即是一次学科大跨界。

“‘智能科学与技术’专业便是复旦选择的多学科交叉的新工科研究与实践。”徐雷强调,新工科培育下的复合型人才不仅要具有智能科学与技术领域专业知识,还应更有“心”。

“推进自主研发,做中国医疗器械行业的‘航母’。”于复旦电子工程系毕业的秦杰,拿到美国俄亥俄州州立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硕士学位,便立志回国打破国外医疗器械在国内的垄断地位。

“巩固学校维护国家,先忧后乐交相勉”,坚守家国情怀,犹如复旦校歌,代代相传。

培育“科学工程师”,复旦人的这种家国情怀不能丢,有德有情有能更重要。

为此,“智能科学与技术”专业建设坚持“厚基础、宽视角、重素质、强实践”理念,遵循“2+X”设计框架——

“2”指前2年在复旦书院开展涵盖通识核心七大模块、运筹与优化等课程的通识教育和大类基础教育,为学生打下通博扎实的发展基础。

“X”指从大三开始,本科生在弹性学制范围内,于“智能科学”“智能信息处理”等4个方向中,择一进行专业学习,并要同时交叉选修其他方向主干课程。

“以文科优势培育人才‘软文化’,以理科增强‘硬实力’,综合性高校更具优势。”徐雷指出,复旦将发挥综合性高校优势,通过加强数理与认知基础、学科交叉和个性化教学,实现人工智能主要方向(智能芯片、智能信息处理等)专业基础能力培养,在保留厚重理论基础上,培养学生解决工程问题能力。

天津大学 卓越引领打造工程博士第一方阵

30人班级,其中25人被帝国理工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国际名校录取;7人担任校级和院级社团主席、12人任社团部长;班级成员所获国际遗传工程设计大赛金奖、北美数学建模大赛等国内外奖项100余项。

天津大学2016级化工材料二班“全能学霸班”,着实令人羡慕。

优秀可以是一种氛围,亦能成为一种现象。“全能学霸班”背后的顶梁支柱——求是学部,便是该校探索卓越工程师培养的“试验田”。

“以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为示范引领,打造工程教育第一方阵,天大新工科建设要彰显特色和水平。”天津大学教务处处长巩金龙细细道来该校人才培养体系的“天大”行动——

从身心素质、品德素质等4个维度,细化出自控力、自信心等28个人才培养核心要素,建立身心素质和品德素质提升系统等,与创新支撑平台组成“四系统一平台”,构建“卓越工程创新人才培养体系”。

但在天大看来,以培养卓越工程人才似乎还不能全面满足国家对高层次工程技术人才尤其是能发挥领军作用的高端人才的需求。培养工程博士才是“王炸”。

凭借针对航天员体力和脑力作业任务特点,从特性、行为和绩效3层次构建相关模型体系,设计研发“航天员建模仿真系统”,王春慧被授予该校首位工程博士学位。

上一篇:道德文明建设的时代要求
下一篇:家长成为课程建设的重要参与者